Packing gifts |包禮物 

 

  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很喜歡包禮物送人的女孩。她相信禮物本身和精心包裝它時的那一份用心是同樣重要的。

她特別喜歡看到收禮物的人看到美麗包裝的那份驚喜,對內容物的好奇,還有因為無法還原而捨不得拆開禮物的掙扎。

  那時候還沒有手機這種東西,很多美麗的事物只能留在記憶裡,她覺得以這種方式存在的美有一點像曇花,特別迷人。

她有時也會希望能嘗嘗收到特別包裝的禮物的滋味, 其實包禮物的她才是最大收穫者,因為她從構思禮物和包裝開始,著手逐步完成構想的同時,想像朋友的驚喜表情,就已經體驗了全套的快樂了。

  她什麼都喜歡拿來包;蘋果,香蕉,餅乾,衣架,口香糖,錄音帶。。。送禮物不需要有原因或選特別的日子。

  後來她長大了,成為忙碌的部門主管,孩子的媽。在一個禮多人不怪的國家裡,逢年過節送禮給客戶及孩子的老師是必須的功課,而且禮物本身的價值遠遠超過包裝本身,特別花心思在包裝上基本上是沒有意義的。這是一個講求實際的社會,思索送什麼禮的功課常常成為壓力。

  所以她除了每年十二月一開始,女兒在櫃子上掛出大襪子後,就開始冒充聖誕老人。晚上女兒睡著後,不定時的包一些可愛小禮物,小卡片丟進襪子。隔天一早採收女兒的驚喜。

  後來冒充聖誕老人的把戲在女兒小學二年級時終於被揭穿了,她雖然有一點遺憾,但是也感到輕鬆,因為偽裝的難度實在是越來越高了。 最懊悔揭穿真相的人自然是那位柯南小妹妹。

  多年後的今天,她空出時間包一份禮物給自己最親近的人,自己隨興刻拓圖案,玩印章,著色。。。才發覺享受這樣久違的快樂對於一個忙碌的大人而言,好像是有一點奢侈的。

zoe Lin